再見春天久違的長假

記得上一次進診所是3月22日的上午。當時上海除了零星的疫情消息之外並沒有很特殊的症狀,工作的工作上學的上學,日常生活沒有什麼變動。看完病人後在診室準備後幾天的病歷,然後就提早回家休息了,誰知道這一休就休了15天,而且休假日還在增長...

上海浦西地區(黃浦江以西)正式進入封閉管理是從4月1日開始算起,前面時間就處在一種很搖擺不定的曖昧日子,是這裡沒有太把疫情當一回事?還是沒想到疫情會爆炸?還是消息命令沒有精準下達?雖然後者情況來這裡久了都知道怎麼一回事啦,但最終下場就是原本只打算輪流關浦東/浦西三天,變成整個上海管理權直接被大頭取代,然後就上演全中國救上海的情節了。

社區被封閉後理應是由社區的居民委員會主導管理,直接成為當地社區居民的直接父母官。不過我這社區的居委會效率吐槽滿點,已經被全社區業主罵得狗血零頭了,疫情結束後居委會幹部皮真的要繃緊了 XD